中國江西網

新聞熱線
0791-86849275
廣告熱線
0791-86847125
江西新聞網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江西網首頁  >  江西新聞網  >  文化藝術
萬頃湖天碧
2020-05-08 04:35:20    來源:江西日報
編輯:馮兆明    作者:彭文斌
字體:   | 大江論壇 | 評論(
新聞熱線:0791-86849275(歡迎撥打,一經采用,即奉薪酬)
訂江西手機報:電信、聯通用戶發短信JX到10626655,移動用戶發短信JXP到10658000,3元/月
爆料投訴請進入大江論壇 問政江西

      □ 彭文斌

      投奔仙女湖懷抱的感覺真好。風給了我翅膀,船給了我飛翔的平臺。飛,是對這50平方公里水域的真誠致意;飛,是向那99座島嶼表達戀慕與心儀。

      藍瑩瑩的水仿佛大地剛剛置辦的一條連衣裙,陽光跳躍,分明是滿綴的寶石在閃亮,青山對看處,則正好束腰。一群白鷺似乎想銜起裙子,奈何力所不逮,便訕訕隱入青青黛黛的林間。作為亞熱帶植物的樂園,仙女湖森林覆蓋率達95%,有3000多種樹木,一年四季沒有蕭瑟的痕跡。臨水仙女湖,飄飄若仙,它捧出的是江西版《富春山居圖》。

      曾經的袁水故道也蜿蜒在這無窮的藍瑩瑩、綠蔥蔥之中。曾經的漁舟唱晚也繼續枕著漣漣清波。曾經的七仙女下凡傳說,依然有如月照大湖,讓我們在庸常的日子里情不自禁浮一大白。

      作為分宜人,我幾乎是聽著“毛衣女”的故事由童年邁入中年。翻開東晉干寶的《搜神記》,有這樣一段富有張力的文字:“豫章新喻縣男子,見田中有六七女,皆衣毛衣。不知是鳥。匍匐往,得其一女所解毛衣,取藏之。即往就諸鳥。諸鳥各飛去,一鳥獨不得去,男子取以為婦,生三女。其母后使女問父,知衣在積稻下,得之,衣而飛去。后復以迎三女,女亦得飛去。”這個傳說,便發生于仙女湖一帶。這個傳說,讓仙女湖挑落面紗,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,芳名一時遠播。

      湖,因修建水庫而來,水浩浩渺渺,儼然天地精靈,山嶺化身為島,猶如點點青螺,二者相互依存,相互輝映。或許沾了“毛衣女”的仙氣,每一顆水珠都光彩熠熠,每一朵浪花都有禪性。我也沾了仙氣,好像凌波飛渡,衣袂飄然,忘情于山水。

      塵埃與煩惱被隔離于仙女湖之外。湖是一個巨大的蒲團,我們在上面打坐,靜思,頓悟。一絲絲甜潤的氣息浮上舌尖。一絲絲清涼打開心扉。忽然間,每一個人都擁有了自己的田園,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。

      其實,這個世外桃源的背后,是數萬仙女湖人的精心呵護。每天,三艘打撈船在景區巡回,細心清理湖面垃圾。投入上億元,建設水源地周圍及環島生態凈化系統工程。啟動上游鈐陽湖段和分宜庫灣段山江湖生態聯動改造工程,又是一個多億的投資。全面禁止承包湖面投餌養魚,對湖面核心區禁止垂釣。一分耕耘,一分收獲。一項項水體生態修復舉措的推進和落實,使仙女湖保持著綠水青山的容顏,猶如待字閨秀,端莊嫵媚,秀外慧中。

      水清舟輕,湖開胸襟。我好像悠悠行于一個巨大的扇面上,山一重,水一程,鳥翔,蟲鳴,水與山忽而構成巷道,忽而開闊蒼茫。又好像閱讀一卷卷古籍,它們鋪在水的驛道,一朵浪花,就是一個風雅故事。風吹走了塊壘,心境像此時的仙女湖,澄凈,安靜,遼遠。

      進入鐘山峽了。右側,一座潑墨一般的山巒聳峙,林木掩去歲月的刀鋒,一切,使我想起深山藏古寺的畫面。沒有見到挑水的小沙彌,倒是一塊石碑撞進眼簾。有人說,那就是盧肇讀書臺。盧肇是唐代人,以詞賦魁天下,傳聞他喜歡在大自然的懷抱中讀書。水響猿啼、古木森森的鐘山峽由此與之結緣,盧肇筑廬苦讀,與清風、明月、山嵐、流水為伴,悟出人與自然之間唇齒相依的聯系密碼,并在日后成為江西第一位狀元。南宋南城人鄧廷言有詩《鐘山盧肇讀書臺》道:“鐘山高高鐘水綠,昔有佳人在幽谷。臺荒只見草萋萋,萬卷不留誰賡讀。”

      藍瑩瑩的水繞著山麓淺唱。草木向湖面傾斜著腰身,默默聆聽什么。往上游,可赴袁州府,往下游,便是臨江府,這洋洋流水,捎走了兩岸的稻谷香,捎走了南來北往的心情風景。倘若與往事接頭,一湖凈水,是我們的暗號。只是不知,狀元郎可曾遇見月下聽簫的“毛衣女”?

      出鐘山峽,水面重新打開扇面。這一帶,人們習慣稱之為“鈐陽湖”。仙女湖有眾多的孩子,而鈐陽湖是其中的一個女兒,生得面如冠玉、明眸皓齒,穿一件薄青衫,曳一襲翠羅裙。湖下,沉睡著昔日的分宜古城,宋應星的《天工開物》,正是完成于這座小城中。

      水,閃耀著龍鱗似的光芒。湖面沉靜,仿佛一本翻開的線裝書,其間記錄著水與城、水與人的關系。水覆蓋了時間的痕跡,它以一貫的晶瑩、圓潤和飽滿容納我們,滋養我們。船只緩緩地在湖里游弋,像黃昏里的長者反剪著手思考什么。水花簇擁著水花,交融,重組,消弭。“萬頃湖天碧,一星白鷺飛。”水在解說一種遇見、一種機緣、一種近親關系。然后,我看見了萬年橋。

      縹緲的水色間,黛色萬年橋露著一小部分橋身,像一個古典女子的夢。橋身呈現著弧形,除了青石,還有灌木。對于后者,我一時沒有想明白它們如何在水里生存。萬年橋是明代的遺存,也是《天工開物》的見證者。也許,分宜縣教諭宋應星曾經佇立橋頭,俯視著清清的流水東逝,傾聽著滿山鳥鳴,憂慮亂世里的家國命運,憂慮一本書不可測的未來。我則在想,這一湖水從古流到今,又該經歷了怎樣的曲曲折折呢?我們,又該怎樣將一湖水的命運向后世傳遞?

      手機里,是看不盡的藍和碧。我讀到了一條關于鈐陽湖的最新動態: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湖中漁民漁船停工停運,為掌握各地企業復工復產湖泊水質狀況,分宜生態環境局引進國內先進的無人船、無人機,對鈐陽湖水域內兩個國控點和八個入湖口的水樣進行采樣、檢測、分析……

      游船折返,在愛情島停靠。我登上岸,沿著湖畔漫步。也許,我的腳下,果真就是“毛衣女”的發源地。一湖水是那樣坦坦蕩蕩地撲入我的胸懷,沒有矯情,只有干凈的長吻。恍惚中,我甚至臆測仙女正是摯愛著這方好山好水,這才動了凡心。所幸的是,千帆過盡,風雨歸來,眼前依舊是藍天、白云、青山、綠水。仙女絕對不會想到,她離開后,這方土地會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甚或可以說,今日的仙女湖,更有沉魚落雁之美。

      不遠處,擺放著一架白色鋼琴,以天穹湖水為背景,沉靜,浪漫,典雅。在我看來,仙女湖就是一架巨型鋼琴,島嶼是琴鍵,碧水像巧手曼妙地滑過,一首經典的曲子正像月光一般流淌出來……

    江西日報
    更多相關新聞及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“大江網(dajwjx)”和“手機江西網(jxrb_jxnews)”。
      相關新聞
      中國江西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      1、本網所載的文/圖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我們不對其科學性、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 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      2、本網站內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江西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,版權均屬“中國江西網”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站協 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網站所有,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商業目的及應用建議。 已經由本網站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:“中國江西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3、凡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,本網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,如果本網 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及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,或不應無償使用,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,以迅速采取適當措施,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 損失。
      4、對于已經授權本站獨家使用提供給本站資料的版權所有人的文章、圖片等資料,如需轉載使用,需取得本網站和版權所有人的同意。
      ※聯系方式:中國江西網 電話:0791-86849032
       
      - 電子報 -
      国产在线视频 - 国产在线视频观看,国产在线视频观看视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